Meet me in your dreams.犹恐相逢是梦中。

【龙族|楚绘】长椅上的女孩

Cp楚绘

拉郎配注意Ooc注意Bug注意

勉强算是新年贺文吧……

 

 

  在看见她之前,楚子航从不相信“死去的人会复活”这一说法。

 

  冬日的阳光的视网膜前泼下一层明亮的虚影,刚从图书馆里走出来的楚子航有些不适应地眯起了眼睛。尽管是冬天,空气中寒冷萧瑟的意味明显淡下去不少,耳边尽是行人欢快但听不真切的交谈声。匆匆地走近又匆匆地离开,每个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节日做着准备,没人会把注意力放在一个陌生青年身上。楚子航把目光轻轻落在远方的天空上,眸光逐渐黯淡了下去。

  但很快,他发现和他一样孤身出来的还有一个坐在长椅上的女孩。女孩把双手交叠着放在膝盖上,目光在地面的某处聚焦,微微低下头的时候发丝垂落遮住了大半张脸。发色并不是纯黑,在光下呈现出暗红——与刻意染上的红色截然不同,说是天生的也不为过。她就这样和楚子航记忆里的某个红发女孩慢慢重叠。隔着人来人往楚子航看不清她的神情,但一定不失乖巧。

  这种观察别人的感觉真的很特殊啊。楚子航开始意识到他的这种行为被称为观察,就像很多年前他还是不谙世事的少年、在仕兰中学里一边读书一边被暗中的耶梦加得偷偷观察着那样,虽然看不见,但是也能感受到背后如影随形的一束目光。女孩像是对他的行为有所察觉,抬起头向他的方向逆着光看了过来。瞳色也是和发色一样与常人不同的暗红色,防备在里面一闪而过。

  楚子航看清她的面庞后心中其余的情绪一扫而过,只剩下满满的惊诧。他在日本见过那个有着极其纯粹的血统的女孩,但她已经死了。他没看到她死去的场景,但从路明非的描述里还是或多或少能想象出来。

  

  ——“师兄你知道么,她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,躺在我怀里像是一具毫无生机的玩具。”

 

  楚子航尽量保持着自己的理性处在合理的范围之内,走到女孩身边,在她一米开外的地方停下。

  “上杉绘梨衣?”他低声问她,声线因过于惊讶有些发颤。

  女孩看着他的眼睛,那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深黑色瞳孔里有着为数不多的敌意。她张了张嘴但并没发出任何声音,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楚子航倒吸一口冷气。在这之前,他从不相信“死去的人会复活”这一说法。但现在那个被证实已经死亡的女孩正端端正正地坐在他面前,再走近一点就能听见平稳的呼吸声,和生前并无区别。好像她的死去只是一场逼真的幻觉。

 

  周围好像安静了下来,世界的喧嚣远去。

 

  “你为什么会来这里?”斟酌了一下用词,楚子航觉得自己原本那个问题“你居然还没死”有些没礼貌,说不准还会因为太直白触动绘梨衣身体里的某一根弦而导致失控。考虑到满街人的安全,他还是换了一种听起来很温柔的说法。

  “想见Sakura。”绘梨衣从口袋里拿出一本小本子写道,写下Sakura这个艺名的时候她似乎想到了一些开心的事情而弯了弯眉眼,原本略显冷漠的五官因这个动作变得温和起来,阳光在她的瞳孔里形成了金色的沉淀。

  “不可能。”楚子航毫不留情地把她的愿望击得粉碎,“你去找他就是送死。”在日本的时候他动过把她带回卡塞尔的心思,丝毫不管她的安危。但刚刚脱口而出的那句话确实是在为她本身着想。考虑到这件事的楚子航突然怔住了,然后垂下眼睛敛去眼中的复杂情绪。

  绘梨衣低下了头,失望地看着自己的足尖。

  “那麻烦您告诉Sakura,绘梨衣很想见他,也祝他新年快乐。”不一会儿,她又写道。

  “新年?”楚子航诧异地挑了挑眉,“你了解中国的节日?”

  “只是听人说过。这一定是很重要的节日,希望Sakura能开开心心地度过。”

  楚子航看看本子上娟秀的字迹又看看绘梨衣,心中的感动和心酸被糅合在一起,之前的敌意荡然无存。他开始有些同情绘梨衣,像是同情自己和世上所有承载着血之哀的孤独的混血种。他想,如果他们都是普通人,或许他可以在她身边坐下,然后随意找一个话题攀谈起来,直到黑暗侵染大地的那一刻。但事实并没那么完美,他和绘梨衣都是混血种,而且所属的阵营不同。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用“敌人”二字来形容。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词汇,落入耳中生硬得让人齿冷。

  “我会把这些话告诉他的。”半晌,他给她一个答复。喉咙里像被火烧过那样清晰地疼痛起来。

  绘梨衣的眼睛亮了起来,清澈的瞳孔里倒映着楚子航的身影。但青年孤高冷冽的轮廓在那一潭暗红色里竟变得有些柔和,重叠着女孩眼睛里的斑驳光点分外令人失神。

 

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然后他听到了绘梨衣道谢的声音。那不是写在白纸上的文字,而是真真实实的女声。楚子航在日本的时候就知道这女孩的能力非凡一般,因为血统过于纯粹的缘故她不能说话只能在本子上写下想说的东西,否则一开口就会剥夺无数人的生命。她和路明非待在一起的那几天里估计也没有说过话,唯一一次是在惠比寿花园。

  ——只是估计,他关心一个人从不会问这问那,只会默默猜测着她的过往。

  

  楚子航的注意力重新集中起来的时候绘梨衣已经走远了。铺满白雪的街道延伸至远方,女孩的身影在目光可以到达的尽头愈发模糊。周遭的杂音重新回来了,行人的交谈声和微风掀动衣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太阳穴有些胀痛,他用力揉了揉之后就转过身去,踽踽离开。

  走了几步他就停下。

  “新年快乐,上杉绘梨衣。”他轻声说。

  End


评论(6)
热度(23)

© 李白的迷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